所在位置: 香港摇钱树 > 新闻中心 > 通讯报道
NEWS
新闻中心
【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春风化雨 造福平行世界的我和你
作者:何娟华 发布日期:2018-07-09

我发自内心地觉得,生活在这个时代真好。

若非亲身经历,我们永远无法感同身受。时常听父亲提起他年少时候的经历:物资极度紧缺,即便紧巴巴地凑出点钱来,也很难顺利地买到日常所需物品;粮食供应不足,手握来之不易的为数不多的那么些个粮票,也要千辛万苦才能排队抢到粮食;农业生产合作社工分制,底分死记,底分活评、定额记工、联系产量计算劳动报酬,大批适龄青少年在求学与挣工分养家糊口之间艰难地作着权衡与抉择。马戏、灯戏、自发组织的台戏、几年一遇人工操控着播放的电影,已是所有的娱乐形式了;牛拉犁、驴推磨、喝泉水、耕作搬运几乎全凭肩扛手抬;没有家庭用电,哪怕连用柴油或煤油灯都是极尽豪华的事情……

父亲原是坚毅之人,在工分制的牵绊中他并没有丢弃学业。幸得父亲在适当的年龄赶上改革开放及恢复高考新政,他成了那个时代的首批大学生。同时在当地农村父亲也是“不入主流”之人,他置办齐全了当时大城市风靡一时的奢侈嫁妆三转一响:自行车、手表、缝纫机、收音机,在“众目睽睽”之下,“冒天下之大不韪”拒绝了奶奶预备替他包办的婚事,迎娶了同样“大逆不道”竟敢和他自由恋爱的母亲。这还不算,婚后,他们筹资盖起了大门大窗式的砖瓦庭院,在一座座巴掌式门窗的混泥土房屋群里显得很是另类;更有甚者,父亲在自己能做主的局部范围内推翻了“女眷不许上桌吃饭”的“优良传统”,推崇男女平等,在众人无尽的劝诫与批判中雷打不动地坚持把女儿们送入学堂,破除“女子命运只能靠天”的咒语。在我隐约记事的时候,父亲携妻带子辗转打拼,在时代浪潮中裹挟着一路跌宕,最终在城里扎了根。

近90后的我每每听到近60后的父亲讲述这些,就如同听长者编故事或者是看虚构性质的电视剧般感到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后来我问母亲:“要是没有改革开放,要是没有父亲在改革浪潮中顺流而下,我现在会不会也被包办婚姻,住在破败颓圮中,是个蹲在地上端碗吃饭且完全习以为常的天天只团着灶台转的妇人?”

母亲笑而不语。

我一阵后怕,不禁唏嘘。朋友,我差点也是不许上桌吃饭、把前途命运全部系于上天的妇女了。

时代眷顾,机缘巧合,命运怜惜,是因为父亲带着我们沐浴改革春风,才让我这颗还算会读书、能学以致用的脑袋有了用武之地,我才有机会过上现在这种认为男女之间几乎一切平等的生活。

有些时候,我们会感叹作为普通人的世界,要面临的许许多多夹缝生存的艰辛:钱不够用、房子不够大、工作不够顺利、小孩的投资资本太高、父母身体越来越差……甚至把这些艰辛定义为苟且。

但是你看,生活就是这个样子,不如诗,窘迫被压碎成粉末溶进时间的每一个刻度。

可我在想,生活的苟且,对于普通人来说、相比父辈们所处时代的局促而言,我们现在所谓的苟且,是不是就像吃饭喝水一样天经地义?如果把这些天经地义的东西定义成“苟且”,是不是太过自私了?

因此,当文艺青年们高谈阔论诗和远方的同时,我们该修炼出一套对抗生活庸常的方式。当我们愁钱不够用的时候,多去想想物资紧缺的窘迫;当我们嫌房子不够大的时候,多去想想旧时茅檐草舍的窘迫;当我们觉得工作不够顺利的时候,多想想挣工分、全凭人力、想用知识改变命运却无门路的窘迫;当我们为小孩的投资发囧的时候,想想从前男尊女卑的窘迫;当我们烦恼父母健康状况的时候,多去思量以往医疗水平的窘迫……

自然,我们也不能一股脑只往后看。朝前看,毋庸置疑是大家平行世界的诗和远方:

物资的快速发展,各类生活设施的便利,应有尽有的娱乐方式,新中心城市由沿海发达地区向内地的不断扩增,新兴城市的各项惠民“人才新政”,新设的内地各大城市群及经济发展区,创造了无数就业机会的谋发展城市,不断向富裕、美丽、幸福、现代化迈进的家乡……

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我们其实在和平时代很幸福。美丽的平行世界,有你,有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