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香港摇钱树 > 企业文化 > 大河之舞
CORPORATE CULTURE
企业文化
白夜颠倒
作者:蒋 环 发布日期:2018-04-16

正式入职前,我还不知道工作时间还有昼夜之分,至少从未想过自己的工作有上夜班的可能。初上夜班只能用两个字形容——“难熬”,它使得我打破培养了二十多年早睡早起的习惯且非常难以适应。

第一个夜班,晚上八点准时接班,我本以为可以坚持到天明,没想到十二点过后,困倦难挡。我的眼睛盯着电脑屏,心中暗暗不断告诉自己“不能睡,千万不能睡着”,可上下眼皮却耐不住相思滋味,不多久就开始“接吻”,好在旁边的同事早就习惯了上夜班,念我初上夜班,比较照顾我。终于,破晓后的第一缕晨光射入窗户,我的内心掩饰不住激动和喜悦,从休息室喝完水连蹦带跳的回到了工作岗位。此时,困意渐渐退去,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成就感,自己仿佛是一名凯旋的战士,在茫茫黑夜里与睡神搏斗,在晨光初现时,已然成为胜利者。当然,这个胜利者可不是那么好当,附带着眼睛的疼痛、脖颈的酸痛、腿部的肿胀以及身心的疲惫,其中的甘苦也只有上过夜班的人们才能知晓。

八点下班,回到宿舍,才发现小腿略有浮肿,双腿微微肿起,好似婴儿可爱的胖脚丫,用热水泡了好久才慢慢恢复正常。躺在床上,阳光端端地洒在床头,拉开被子,阳光的香味扑面而来,心想“这样明媚的日子里本该和太阳、微风、小草打个招呼啊,可此时我却要和床平行,好可惜,辜负了如此艳阳天”。身心疲惫的我拉好窗帘,前去和周公约会了。没定闹钟,一觉睡到自然醒,忙看时间,居然五点多了,这一觉竟然错过了午餐,可怜五脏庙,他们可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待遇”。随室友出去吃过晚餐,回寝看书,夜幕缓缓降临,一篇小说还没看完十点钟睡觉的闹钟已响个不停,又要“与床平行”了,好在我有一个良好的睡眠系统,否则该和某些同事一样被失眠“问候”了。

就这样,我的第一个夜班顺利“熬过”。

接下来的工作中,我努力去接受这种三班两倒、昼夜休的工作模式并逐渐适应。每上完一个夜班我都有种胜利者的优越感,尤其是看到在我们夜班人员的辛苦工作下,生产出合格的产品,或解决一些生产问题,或发现某些安全隐患时,这种优越感升华为团队成就感,并且击败了晴天白云带来的时光辜负感,因为这个夜没白熬,这样我已上了三年时间!

上夜班,真是一个痛苦却骄傲、甘甜与共、值得回忆的经历,这个经历让我联想到很多岗位的工作者,如工人、医生、护士、通宵工作的司机等,他们都是白夜颠倒的工作模式,日落而作,日出而息,默默的付出着,用自己一点一滴的劳动为社会创造着财富。在我心里,他们是最可爱的人,向他们致敬!


分享: